以我的角度看,妳連被尊為老師或教授的程度都沒有。

校園性侵案會議紀錄10.5萬字 鄉民:凌遲受害者!


作者RAYNOR0327 (別殺我)
看板Gossiping
標題Re: [問卦] 輔大性侵案後續
時間Wed Jun 8 03:25:28 2016

※ 引述《shennary (Wanli)》之銘言:
: 自從朱生po文臉書後一直有跟這條報導的消息,是說怎麼後來都沒什麼follow up ? 晚上
: 的討論會聽說搞得像批鬥大會一樣,到底有沒有完整的錄音錄影?
: 俺是社會人士了,也非輔大校友,只是很在意這條新聞。

我是輔大的學生,剛好那個討論會我從六點開始待到十點半的中場休息,之後因為趕回家所以離席了。

或許我可以就我一點點微弱的觀點回答你一些問題,以下摘自臉書。

-----------------------------------------------------

我想要替弱勢發聲,我想要伸張正義。

今天的討論會令我大開眼界,我親眼看見了有勢力的人如何霸凌以及引導輿論。

從一開始,主席是心理系系主任,同時也是工作小組成員之一,已經是球員兼裁判,而他的種種行為也明顯偏向心理系或夏林清,這點在之後的論述中可以明顯看出。

我明白且了解,這是心理系內部的事,外系的人沒有插嘴的餘地。但若如此,何必開放讓外系的人聆聽?最一開始就限制外系的進場不就好了?這塑造了一個「參賽者是心理系師生與朱巫兩當事人」的競技場,外系都只是進來看雙方的廝殺,或是屠殺,然後透過這些外系的口去傳遞這場營造出來的詩歌。

而發問的程序完全不合乎邏輯,由灰衣服觀眾a提問質疑了心理系,緊接著灰衣服女觀眾b提問質疑了心理系,又緊接著深藍衣服觀眾c提問質疑了朱生(性侵案件當事人之男友),然後回答的責任就變成朱生去回答觀眾c,然後又是緊接著一連串的後續提問質疑朱生,觀眾ab的提問就消失了。

再者,當有人發言時,朱生幾度想插話反駁,卻遭主席制止,說明要讓發言人說完,而當朱生發言時,幾度有人插話打斷他,從未見過主席制止。

在一開始,主席就設立了各式各樣的前提來進行這場討論會,其中關於一個議題「要不要進行直播」,贊成的人我估計有現場半數,否定的人我看大約是現場三分之一,是可以明顯看出差異的票數,而主席卻說「五五波,這樣怎麼辦?那不要直播好了。」基於我是應該閉嘴的外系生,我什麼話都沒有說。

事情的焦點應該是在於夏林清在0713的時候到底有沒有說過那些「保護心理系」的話,因為就是這個點,造成日後許多爭議的產生,這也是罪魁禍首、最核心的事件。可是,直至我離開前(晚間十點半),討論會的焦點卻因為在場的心理系相關發問者的提問,數度著重在「心理系被殺了,朱生你要怎麼處理?」以及「夏林清被殺了,朱生你要怎麼處理?」

但是,這根本是一個因果關係的邏輯概念。讓我們假設一下,假設朱生所言屬實,0713之言論為真,則心理系的內部腐化以及自私護我的事情為真,那麼,心理系以及夏林清理應被殺;反之,若朱生所言為假,則代表朱生污衊,他自然需要向社會大眾道歉,說明自己是抹黑者。

由此可以看出,想要一切塵埃落定,就是釐清2015年7月13日當天,真正清楚的對話內容,這同時也是朱巫兩生的訴求。而夏林清以「我忘記了」、「與我的記憶相左」等,如同她的聲明稿一般的言論反駁,但在我離去之前,經過四個多小時的討論卻沒有針對這一點討論出個結果。

數度有人要求朱巫兩生針對「白色恐怖」做出解釋,我在現場觀察後私自認為,朱巫兩生情緒起伏過大,無法理性組織邏輯。我想,兩生所提到的白色恐怖,是建立在0713的夏林清言論,在兩人心中種下恐懼的種子,而在巫生發文,系主任寄信要求按讚的人噤聲後,這個種子發芽茁壯了。

白色恐怖之所以恐怖,是在於它是一種恐懼。動物方城市裡面的大壞蛋都說了,「恐懼永遠有效。」當按讚的人收到信,儘管信的內容是中性且和緩的,但收到信的當下就有一個「我知道你是誰」的意涵在裡面,這也可能造成巨大,或是細微的壓力。這種恐懼是很難量化質化或操作化的,它是一種夢魘,時時刻刻蠶食著人們的勇氣。

在巫生的眼中,系主任寄信事件後,很多人跟她取消好友,很多人不跟她接觸了。對她來說,這封信的內容是什麼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信本身就是一個無法言喻的恐懼,寄信這個動作就是一個展示力量的舉動。」所以朱巫兩生說出,這是白色恐怖此番言論。

朱巫兩生也質疑夏林清是否在暗中操縱工作小組,這一點我想是值得討論的。以「夏林清」三個字的重量,在工作小組中有意無意的一兩句話,能保證工作小組的成員不會受到一絲一毫的影響嘛?或許夏林清沒有操縱,但朱巫兩生質疑的點應該是「夏林清在工作小組內的角色到底是什麼?到底有沒有一點點影響力,甚或於左右到工作小組的決定?」

我自己認為,雖然現場有幾個提問人提問都非常客觀,但在討論進行到產生一些火藥味之後,這些原本很客觀的人都開始攻擊朱生,言論多半是「心理系不應該是這樣的。」、「這跟我所愛的心理系不一樣。」、「你就是殺了夏林清。」等等。

在討論會一開始時,主席也有就法條的部份進行補充。甚至特地強調「各位同學應該分的出來『得』跟『應』的差別吧!」我忘記他當時講的法條是什麼,但我認為這種言論已經嚴重違反道德倫理。性侵害事件發生後,身為教育者,不論法條寫的是「得」或「應」,都應該主動去協助當事人,提供當事人各方面的管道才對。

我認為,這已經成為一個公審大會,審的是朱巫兩生,並且指責他們藉由被害者的身分殺了夏林清以及心理系。

我同時也認為,在這個討論會,心理系砲火如此一致,心心念念的都是系上的聲譽,不正跟夏林清在0713時保護心理系的言論不謀而合嘛?

朱巫兩生,在沒有墨鏡沒有口罩的情況下,以真面目示人,承擔著以後在路上被認出是「被性侵者」的代價,他們所要的不過是釐清當時0713夏林清的言論,為什麼現場提問的人沒有絲毫想到這一點,就算0713之爭議點無法釐清,光是想到這樣的代價,你也應該問問他們,「你們覺得,到底心理系是在哪裡做錯了?」

這根本是一場不公平的討論會,寫明了是要釐清系上處理的爭議以及網路言論的問題,卻略少討論前者,而著重在後者。

我想要替弱勢發聲,我想要伸張正義,但是那個討論會的當下,我無能為力。



作者RAYNOR0327 (別殺我)
看板Gossiping
標題Re: [新聞]【影片曝光】輔大百名師生 冷血公審遭性侵女學生
時間Sun Sep 25 16:00:27 2016

※ 引述《Morrislakbay (莫里斯四方報)》之銘言:

不好意思我針對第二點回應一下

: 2.200個人裡面竟然沒有人願意出來為這兩人出頭,
: 完全符合所謂的從眾行為與史丹佛實驗裡的結論。
: 有空且有相關技術的人,可以把這影片翻成英文並處理過後放到YOUTUBE上,
: 說不定接下來五十年內,全球有關心理或組織行為的相關用書講到這個經典案例時,
: 都會提到你的名字。

 當天現場人數有多少我沒仔細數,但是一百人是一定有的。

 然後並非沒有人願意出來為兩人出頭,而是想要為他們出頭的通通不能講話。

 當時有一位新聞系學生因為不滿系主任的發言,於是舉起手來問了:「我可以發言嗎?」

 系主任問他:「你是心理系的嘛?」
 他回:「我是新聞系的。」

 然後系主任話鋒一轉,開始詢問在場大眾能不能讓外系(外人)進場。
 最終結論是可以進場,但是不能發言。


 新聞系學生不爽了,拿出當時心理系的公告,並說:「你們公告上說歡迎關心的學生及老師參加,但是並沒有規範只有心理系能發言。」
 系主任說了一句:「對阿!但是我們現在規範了阿!」

 而場內另外一名心理系研究生大喊:「這是我們心理系的場,你要尊重我們。」
 當時散發出來的氣氛就是,你不滿意,就不要進來。要進來,就乖乖閉嘴聽。

 那時候,聽到系主任的那句「我們現在規範了阿」,新聞系學生頓時思考停止,因為從來沒有聽過這麼不合乎邏輯的話。
 想必當初聽到晉惠帝那句「何不食肉糜?」的朝廷大臣應當也是差不多的心境。
 然後,討論會就這樣繼續進行下去了。


 我還想說,各位今天看了那些片段,就已經如此生氣,其實很多在場但是沒有發言權的人也是聽到咬牙切齒,緊握的拳頭指甲都快嵌進肉裡了。當然在新聞剪輯過後影片可能失真,但是當下那個氣氛是絕對沒有失真的。

 而影片也的確必須剪輯,因為整個討論會足足九個半小時,影片只有前三小時,但光是只有三小時也比一部電影還長了。

 事後也有很多很多人在臉書發文,為討論會的荒腔走板進行描述。


 這篇沒什麼掛,就只是想澄清一個點,
 並非沒有人願意替兩人出頭,而是有話語權的人沒一個要為他們說話。


 我早該知道,當那個研究生說出「這是我們心理系的場」的時候,這個場絕對不簡單。



創作者介紹

Marcie0516

marcie05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