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中參加小堂妹的歸寧宴,想說要跟三姑一家坐隔壁桌。附近桌都自己人,比較熱鬧。
同桌見到個很面熟的先生。偷問媽媽才知道,是二姑家的二表哥。他跟二姑家的大表哥長的很像,但以前很少交談,很不熟;我跟大表哥比較熟,他好愛笑。大表哥呢?
『走好久囉~ 』震了我好大一下。想起好愛笑的表哥,忍不住落淚。

左顧右盼沒看到三姑,拉了堂弟來問,才知道:三姑前一晚打電話說姑丈住院,全家人都去陪他,這天不出席。據說是癌症復發。
幾年前姑丈得了癌症,那陣子姑丈整個都瘦了,瘦到快凹進去的樣子。幸好康復了。
這次不知怎麼,三姑一家沒有人到場,不知道要怎麼問。吃完婚宴,就帶小孩北上,隔天還要上學呢。

過了幾天,媽媽突然說,姑丈走了,告別式就訂在月底。
我愣了好大一下--去年農曆年後才拜訪過姑姑和姑丈,大家還開開心心的聚會吃飯呢,怎麼說走就走呢?

媽媽說,不方便的話就算了。
可是三姑不一樣,我從小就跟三姑感情比較好、三姑也跟爸爸的感情好,怎麼說都要去陪她一下。

四月底,週日搭一早的高鐵南下,大家等著我呢。我一到,我們就出發去會場。停好車,走到會場外,看到姑姑,我趕快上去抱她,說,我回來了。
姑姑抱著我,哭了出來。
憔悴的姑姑也讓我愣了一下:爸爸啊,這是爸爸之前的模樣啊!!!

儀式進行前,我們等著。二姊說,前幾天她們跟媽媽有先過來探過姑姑。姑姑說她不收禮。媽媽只說了一句話,姑姑就肯了。

媽媽對姑姑說:「這不是禮不禮,這是娘家。」
是啊,媽媽講出了我的潛意識。對姑姑來說,爸爸雖然不在,我們都是她娘家的人,我們要撐著她。


突然開始想起小時候的事
突然想起三姑姑丈來家裏和爸爸聊天的情形
突然聽聞爸爸一生只為姑丈做保人
爸爸是個不會把感情宣之以口、但做的想的絕對不會少的人。

突然突然,想起好多事。百感交集。

儀式後,我跟已經沒那麼熟的表弟說,叫他無論如何要留意姑姑的情況。一開始輾轉難眠的情況必定有的,但長期下去不是好事,要好好注意她。
用餐後忍不住再講了一次。許久不見的表弟也許會覺得我好囉嗦......


覺得
人生無常、人生苦短。
下一刻鐘會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不會知道。

把握當下,不要有任何一絲缺憾。

昂首闊步,不留一絲遺憾。

創作者介紹

Marcie0516

marcie05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