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g74532 (☆㊣↖煞气a小九↘㊣☆)
站內Gossiping
標題Re: [問卦] 有沒有阿扁其實是個好總統的八卦
時間Wed Apr 2 01:49:39 2014

對於台灣現在面臨的困境,看看4年前的阿扁怎麼說




阿扁對ECFA以及公投的看法

9月26日劉建國以壓倒性的7萬4千多票贏得雲林縣山線立委補選,帶給民進黨最好的生日禮物。但更令人興奮的是,同一天澎湖成功舉行了「要不要設置觀光賭場」的公民投票,結果以同意票1萬3397票,反對票1萬7359票,否決了馬英九大選政見的提案。雖然這只是地方性的公共議題,卻是台灣民主及地方自治史上劃時代的里程碑,因為這是台灣迄至目前為止,第一次沒有杯葛而且是合法有效的公投。

為了推動公投理念在台灣這個國度實現,也為了讓直接民主的普世價值、公投權利能為2300萬台灣人民所享有,不再被剝奪限制,不再被視為洪水猛獸,不再被列為政治禁忌,我在2003年上半年公開宣示:基於國民主權原理,沒有「公投法」,也可以公投。2003年下半年,我們終於有了第一部的「公民投票法」。但由於中國國民黨缺乏誠意,通過的是「鳥籠公投法」,多的是不合理的高門檻限制。儘管我們在2004年和2008年先後舉辦過3次的全國性公投,每一案的贊成票都超過9成,甚至9成5以上,即使投票率也超過4成5,比這次澎湖博弈案還高,竟沒有任何一案通過,但台灣人民並沒有因此就拒絕公投、放棄公投,這次澎湖博弈公投的順利舉行,顯示公投的理念已深入人心,格外具有意義。

這次澎湖公投是以一般相對多數取代「公投法」不合理的高門檻限制,完全符合國際社會公投的慣例與標準。且投票率達42%,贊成與反對的比例為44:56,雙方旗鼓相當。不管贊成或反對,大家都接受公投的民主制度,而不是用抵制或杯葛公投來表達不同的意見,這是過去3次全國性公投所未見的現象,證明公投在台灣這塊土地已逐漸成熟生根,相信再經過幾次的實踐,公投一定會像呼吸空氣那樣的自然。

下次的公投到底要投什麼?其實目前就有一個現成的題目:「支不支持與中國簽署ECFA」。民進黨一直迴避將ECFA交付公投,故提出「簽署ECFA需不需要經公民投票」的公投替代方案,不僅模糊了焦點,更是治絲益棼。背後的理由是因為民調顯示目前有超過半數的民眾支持簽署ECFA,是以不便直接交付公投。

民調固然重要,也只能參考,不能取代理念,更不是決策的唯一依據。用民調治國、用民調治黨都是非常危險的。民調是可以改變的,不要受制於民調,而是想辦法去改變民調。澎湖博弈公投的結果,再度證明民調是可以改變的。特別是黨要有競爭力,要有生命力,更要有創造力,就必須走在前頭帶領民眾,所謂主導議題、引領風騷、鼓動風潮、創造時勢。過去反抗中國國民黨威權統治,強調台灣優先的主體意識,推動民主改革的進步開放,往往是從少數和劣勢開始。如果民調低就不去做,不去追求,台灣的自由、民主、人權和公義又從何而來?

ECFA就像2005年3月14日中國所通過的「反分裂國家法」一樣,在人大常委會投票前夕,絕大多數的人大代表還不知法案的內容為何。同樣的,閣揆吳敦義說最遲明年春天就要簽署ECFA,但現在我們連ECFA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顯然是「醜媳婦不敢見公婆」。相信只要ECFA的具體內容一曝光,反對簽署ECFA的人就會愈來愈多。

2008年總統大選,馬蕭陣營原先是以「兩岸共同市場」做為競選主軸,後來我們大力宣傳「兩岸共同市場」就是「一中市場」,結果甜漿變毒藥,馬蕭從此不再提「兩岸共同市場」而改提「愛台12大建設」。因為「終極統一」和「一中原則」在台灣是沒有市場。ECFA是「一中市場」的具體落實,即便對部分產業或許會帶來利多,但對絕大多數的中小企業、勞工、農民和即將進入就業市場的年輕朋友而言,則是弊大於利。經驗告訴我們,台灣與中國愈是靠近、愈是整合,台灣的經濟發展就愈不正常,產業不斷的空洞化,優質的工作機會快速流失,「大膽西進」、「全面傾中」絕對不是台灣的選項,投資台灣、深耕台灣才是我們唯一的活路。

公投不僅是國民主權的象徵,更是相信人民、守護台灣最具體的表現。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只要提供充分的資訊,有機會了解其中的利害關係,台灣人民終究會做出最有智慧的選擇。年底縣市長選舉在即,與其讓ECFA議題進入行政訴願而趨於寂靜,不如讓我們重新啟動「支不支持與中國簽署ECFA」的公投連署提案,逼迫馬英九及國民黨政府把ECFA的內容說清楚、講明白,不但不能有暗室密談,更不容許黑箱作業,一切攤在陽光底下。經由競選活動同時進行公投提案的連署,來突顯、聚焦、辯論、檢視ECFA的內容,最後再由台灣人民自己來決定未來要走的路。




阿扁對台灣主權的看法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中國建國六十週年國慶發表講話,表示將「堅定不移地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方針,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推動海峽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繼續實現中國完全統一的目標。」或許很多人會覺得這只是老調重彈,了無新意,但對長期觀察台海情勢的人,很清楚瞭解這一番話代表台灣在兩岸關係上全面的潰敗與失守。

中國政府、胡錦濤比誰都清楚,在我執政的八年,對台灣的統戰伎倆是「反獨促統」;而今馬英九上台,國民黨重回執政,接受「一個中國」,認同「終極統一」,在野政黨對台獨建國的理念也不再那麼堅持,所以不必「反獨」,直接「促統」,很久沒有再提所謂的「一國兩制」,這次終於又出籠了。

「一國兩制」的構想是由鄧小平率先提出,他說:「實行一國两制的構想,香港幾個不變:社會制度不變、法律基本不變,生活方式不變,保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自由港地位。除了派軍隊以外,不向香港特區政府派出幹部。…我们說話是算數的,不搞小動作。不但九七年時不變,我們講五十年不變。五十年不變,影響不了大陸的社會主義。我很有信心,一國两制是行得過的。」因此,把「一國兩制」強加在台灣身上,等於把台灣香港化、澳門化、地方政府化和特區化,把台灣變成人家的一部分,人家的一個省或特區,這是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斷然不可能接受的。

為了抗衡中國「一國兩制」的主張,2002年8月3日我以總統身分,公開在日本東京的世台會年會提出:「台灣是咱的國家,咱的國家不能被欺負、被矮化、被邊緣化及地方化。台灣不是別人的一部分,不是別人的地方、別人的一省,台灣也不能成為第二個香港、澳門。因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簡單講,台灣跟對岸中國,一邊一國,要分清楚。」「中國講的所謂一中原則或一國兩制是對台灣現狀的改變,咱不能接受。」

當我大聲講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之後,中國激烈的反彈不用講,連我們最友好的盟邦美國也不斷施加壓力,要我像李前總統在1999年7月9日發表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五天後立刻收回相關的談話,並再三解釋只是「一中各表」的表達,但被我嚴正的拒絕。我向美方表示,要我不講「一邊一國」,先叫中國不要再提「一國兩制」。後來中國改成:「只要接受『一個中國原則』,一切都好談」我仍然拒絕接受。中國再以所謂「九二共識」來包裹「一中原則」,但我很清楚,92年香港會談根本就沒有「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中國所說的「九二共識」是指「一中共識」,不是「一中各表共識」,我還是沒辦法接受。
總之,在我總統任內,中國方面都盡量避免使用「一國兩制」這種刺激性的用語。

今年5月19日馬英九在就職週年的中外記者會上說:「過去一年,台灣跟大陸簽了9個協議、1個共同聲明,沒有一個地方呼應大陸的『一國兩制、和平統一』,也沒有接受他們版本的『一個中國』。」真的是這樣嗎?如果馬英九真的有立場,胡錦濤在10月1日重申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方針,為何馬英九及中國國民黨上下沒有一個人敢向胡錦濤及中國共產黨大聲的說:「NO!」

過去8年,兩岸關係再怎麼惡劣,最起碼我們還堅守「主權、尊嚴、民主、對等」的四大原則,還做到讓中國儘量不去提「一國兩制」。今天馬英九不但自我矮化成「馬先生」、「馬區長」,連參加國際運動賽事也不願以國家總統自稱。另外以「外交休兵」、「國安休克」全面向中國傾斜、輸誠。甚至以「分離主義」、「恐怖份子」這種荒謬的說法來定位達賴喇嘛與熱比婭,完全以北京馬首是瞻並與中國共產黨隔海唱和,馬政府百般的退讓、諂媚,換來的是什麼?依舊是「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鐵板一塊。

2005年2月28日我在台北賓館會晤美國克林頓前總統,我問他支不支持他的國家安全亞太資深主席李侃如所提兩岸簽署三、五十年不變的「中程協議」,克林頓堅定的表示這對台灣有什麼好處?誰來監督?時間是站在台灣這一邊。緊接著,年底第四次江陳會將在台中舉行,明年春天兩岸即將簽署ECFA。香港與北京在「一國兩制」下簽署象徵「一中市場」的CEPA,作為CEPA變形但是同意詞的ECFA,台灣就這樣接受「一國兩制」的「一中市場」嗎?只要ECFA一簽,則代表「台灣投降、回歸中國」的「和平協議」再簽,台灣也就沒了。

俗話說:「軟土深掘」,一心只想做中國的兒皇帝,北京當然是把他當成奴才對待。偉大的台灣人民,大家還不覺醒嗎?還要把大家的身家性命交付給「那個人」嗎?過去8年我不敢說為台灣留下了些什麼,但我始終堅持「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信念從來沒有改變,也不曾收回,縱使換來卸任總統後的牢獄之災,仍然無怨無悔,因為我對得起我的良心,更對得起大家對我的期盼與付託。




對於憲法的一些看法

最近最熱門的新聞焦點,攸關國民健康、消費者權益的美國牛肉擴大進口的問題,有人說這是馬英九用他的綠卡去交換來的。是否有關聯,我願意見證美國方面曾經向我提過的一些說法,還蠻有意思的。美方告訴我,馬英九的綠卡是「法律問題」,而美國牛肉進口台灣則是「政治問題」。很清楚地,馬英九的綠卡是否仍屬有效,必須依據美國法律來認定,依法既無所謂自動失效的規定,答案已經非常明確。至於10月22日,由AIT和TECRO所簽定的「台美牛肉議定書」,擴大進口美國帶骨牛肉、牛內臟、絞肉、骨髓等,誠如AIT楊甦棣今年七月離開台灣之前所說,這不是他個人的問題,而是台灣與美國關係的問題。所謂台美關係的問題,當然是政治問題。台灣不可能跟美國簽訂FTA,因FTA存在於國對國的關係,美國不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而TIFA的磋商則在我的任內一直在進行,有時在華府,有時在台北,都是美方要求我方進一步開放市場,包括智慧財產權、稻米、藥價、電信等,馬英九表示用TIFA換美國牛肉的擴大進口,完全是自欺欺人。

國民黨立院黨團於第一時間宣稱,有關進一步開放美國牛肉內臟、絞肉、骨髓的進口,誰決定誰下台。但在知道是總統所作的決定後,黨團書記長不敢再說了。為何不是衛生署長,不是行政院長,而是總統在做決定?因為這就是政治問題,也是我要談的憲政體制問題。

馬英九日前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到明年5月總統任滿兩年,將檢討包括雙首長制在內的各項修憲議題。回想在我擔任總統期間,馬英九將修憲、制憲、新憲等一律貶為選舉的伎倆,全然嗤之以鼻,還說什麼「行憲、守憲比修憲更重要,人民要的是休養生息拼經濟」。今天人民無法休養生息,馬英九也沒有拼好經濟,卻主動提出要「檢討修憲」,算是過去對我不斷扭曲抹黑的平反吧!

記得2000年我當選總統後,國會改革是民眾最期待的議題之一,特別是以台灣的國家規模,225席的國會席次未免多了一點,「立委席次減半」的聲音越來越大,更成為2004年立委選舉時各主要政黨不得不共同背書的政見。終於在2005年,有關「廢除國大」、「立委減半」、「立委任期由3年延長為4年」、以及「立委選制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成為修憲的重點。至於究竟要像美國採總統制、或如日本採內閣制,朝野意見紛歧,無任何進展。

但隨著執政時間越久,越感覺到整部憲法根本不符實際需求。原本以為問題癥結出在政黨溝通協調,因此民進黨有所謂「九人小組」,說要「以黨補政」,以及後來總統兼任黨主席的「黨政同步」,最後發現有問題的是整個憲政的體制。馬英九上台後,也有所謂的「五巨頭會議」,含蓋府、黨、行政、立法,上個月也開始總統兼任黨主席,兩者的時間都比我的任內來得早,現在更主動表示要「檢討修憲」。不要以為自己就一定比別人厲害,馬英九今天做的事,我在7、8年前就做過。

李登輝前總統十年任內六次修憲,結果越修越亂,整部憲法變得支離破碎,不只憲政體制既非「總統制」,亦非「內閣制」,更非「雙首長制」,有人戲稱為「烏魯木齊(制)」。在憲法增修條文前言加上「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並把台灣列為「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兩岸關係則是「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的關係,難怪有人會說「中華民國憲法是一中憲法」,也有人說「兩岸關係不是國與國,而是地區對地區」。

經過內部不斷討論與反覆思索,我在2003年928黨慶民進黨17歲的黨慶晚會,首度向台灣人民及國際社會宣示,不再重蹈「修憲」的覆轍,而是要畢其功於一役,希望在2006年民進黨20歲時,經由公投共同催生台灣新憲法。2003年1025在高雄成功舉辦有史以來參與群眾最多的「公投制憲大遊行」及「全民公投、催生新憲」的盛大晚會。2004年連任總統就職演說,更嚴正宣示盼望在2008年卸任總統之前,能交給台灣人民一部合時、合身、合用的新憲法,

這是對歷史的責任,對人民的承諾。

易言之,整個時勢自2003年就已經跳脫「修憲」的框架,而提升到「制憲」與「新憲」的思維。馬英九還繼續就「修憲」在打轉,只是突顯他與台灣政治現實脫節的大中國、大一統情懷而已。其實早在1025公投制憲大遊行的前一個月,台聯黨曾舉辦「台灣正名大遊行」,李前總統應邀出席時提出:「中華民國早就不存在!」李前總統的說法,跟我後來所說:「中華民國是什麼碗糕?!」整個脈絡是一致的。

「中華民國」從來不曾擁有台灣的主權,「中華民國憲法」是中國國民黨這個外來統治集團強加於台灣人民,根本不具有正當性與合法性。更重要的是,在李前總統和我執政之時,臺灣人民從來不用擔心哪一天總統府的旗幟會被人家偷換掉。今天在「馬統集團」的統治下,繼續承認「中華民國憲法」等於承認「一中原則」「終極統一」。「中華民國憲法」如同孫悟空頭上的緊箍咒,如果不拿掉,台灣人民不可能自由,台灣也永遠不可能是一個完整的正常國家。

「全民公投、催生新憲」是台灣邁向獨立建國的不二法門,也是確保台灣自由、民主的最佳利益。民進黨作為台灣第一個本土政黨,身負捍衛台灣國家主權獨立的重責大任,不應再迴避公投與新憲這兩大議題。現階段不僅應積極推動公投法補正,ECFA公投與拒絕台美牛肉議定書公投,更應在明年5月之前,對制定台灣新憲法提出腹案版本,以「制憲」、「新憲」作為對馬騜有關「檢討修憲」強而有力的回應。




633就是在騙你們

財政部在11月9日公布了今年10月份進出口總值,出口達到198.2億美元,創下一年來新高,並樂觀的表示11月份出口可望突破200億美元。言下之意,好像台灣的經濟一片欣欣向榮,人民安居樂業。殊不知台灣的出口於2006年8月,也就是3年多前就已經突破200億美元的大關,達到200.8億美元,而當我2008年5月卸下總統職務時,單月出口更創下236億美元的好成績。馬英九上任將近一年半,不但不能跟我卸任時相比,甚至倒退到3年多前的水準,馬英九陣營選前不斷吹噓中國國民黨財經人才濟濟,不僅懂財務,又會拼經濟,馬上好,馬上「633」,看來只不過是空話一句、騙局一場。

今天台灣其實不只出口停滯、倒退,更嚴重的是失業率一直居高不下。2006年8月,出口金額200.8億美金,同年9月的失業率為3.96%,失業人口 41.9萬人,而當時香港的失業率為4.7%、韓國3.5%、新加坡2.8%。今年10月的出口金額為198.2億美元,但今年9月的失業率為 6.04%,失業人口66.1萬人、相較於香港的失業率5.3%、韓國3.6%、新加坡3.3%。

換句話說,當台灣的出口恢復到3年多前的水準,失業率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是更加惡化,比3年多前竟然高出2個百分點以上,而失業人口也多出24萬人,這是極為嚴重的警訊。代表台灣景氣的復甦並未帶動就業的增加,經濟成長的果實並非由全民所共享,只有少部分的高科技產業才能分享,絕大多數的產業和廣大的勞工持續深陷在衰退的漩渦中。日前,幾位民主電台的朋友來看我,都表示電台本身的經營越來越困難,而一般聽眾的反映,大家的生活很不好,讓我聽非常難過。

我過去一再揭櫫,「增加投資台灣」、「創造就業機會」、「拉近城鄉距離」、「縮短貧富差距」是政府施政的四大目標,其中的道理非常簡單,必須先有投資才可能有就業機會。大家有了工作才會有收入,也才可能拉近城鄉距離、縮短貧富差距。今天馬政府所做的一切,都跟過去政府的作法背道而馳。馬英九所關心的是如何放寬並鼓勵大家到中國去投資,是增加投資中國,而不是刺激及增加對台灣的投資,所期待的是讓中國的資金來台灣炒樓、炒股,而不是為台灣民眾創造出更多、更好的就業機會。

2002 年8月,全世界剛歷經網路科技泡沫化的危機,正邁向全面復甦的時候,我在桃園召開國安層次的「大溪會議」,會中我特別提出「三大優先」—「台灣優先」、「投資優先」、「投資台灣優先」的政策指示,並先後推出「土地增值稅減半」的措施、「006688」土地承租的優惠方案及大幅增加對中小企業的保證融資額度的制度性改革,在加速公共建設方面,國道五號「北宜高」、福爾摩沙高速公路「南二高」、及國道六號埔霧高速公路都在積極興建中;台鐵東部幹線改善工程、台灣高速鐵路、高雄捷運系統也都全力趕工;基隆河的整治、大高雄水質的改善、台北港的興建、中部國際機場的闢建、中部科學園區的開發、南科竹科的擴建、屏東農業生物科技園區的設置等等都全面展開。每一年都有數以千億的公共建設經費不斷的投注,進而帶動民間的投資。2004年的經濟成長率超過6%,誠非偶然。

去年5月20日馬英九上台以來,除了急著開放大三通、爭取口惠實不至的中國觀光客來台、倉促簽署或要簽署的,所謂金融監理MOU和一中市場ECFA以外,請問有哪一項重大建設可以講出來給大家聽看看,一項都沒有。四年總統任期即將過半,竟然說不出一項像樣的重大建設,馬政府的怠惰無能、無心無力,真的超乎想像的「差很大」。

過去八年執政期間,台灣與主要競爭對手韓國,在各項經濟指標的評比可以說互有消長,台灣的平均經濟成長率、物價指數及貧富差距要比韓國好,但失業率台灣則略遜韓國,如今在馬英九政府主政下,台灣各方面的經濟表現都瞠乎韓國之後,而且差距愈來愈大,難道不值得台灣人民警惕嗎?

2008年總統大選,韓國李明博的「747」在台灣成為馬英九的「633」。馬英九膽敢大開「633」的競選支票,主要是馬英九已經看到我主政時的2007年經濟成長率已達5.2%,失業率降至3.9%,馬英九加碼提出經濟成長率每年6%,應可理解,但馬英九跳票了。儘管李明博的「747」也墜機,但立即改弦更張,減少對中國的依賴。而馬英九卻執迷不悟,愈陷愈深,將台灣經濟命脈全部鎖在中國。可惜馬英九仍不清楚台灣的經濟表現遠遠落後韓國,完全是他個人經略台灣的戰略錯誤。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一味鎖在中國、仰賴敵國,必死無疑。

鄧小平曾說:「發展才是硬道理」。數字會說話,評比騙不了人。台灣今天經濟的窘境絕對不是用誇大的中國觀光客商機,或者是「騙很大」的中國採購團金額能掩飾、美化的。要有工作、要有飯吃,要有免於恐懼、免於匱乏的自由,這是人民最謙卑也是最起碼的要求。吳敦義說當施政滿意度超過六成時才要簽ECFA,大家都知道是「白賊」。馬英九如真的有心要把台灣的經濟拼起來,馬英九敢不敢說,等到失業率降到他所承諾的「633」的3%以下,等大家都有工作時,才來考慮與中國簽署 ECFA。如果連這麼簡單的承諾都不敢,其他就不用再繼續騙了!



創作者介紹

Marcie0516

marcie05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