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那一夜,美女律師肉身擋警棍 法袍沾血 

2014年03月25日19:24
我今年27歲,政大法律系及法研所畢業,執業2年,當反服貿抗議學運開始,我就預想到學生會面臨法律問題,當顧立雄律師號召組成義務律師團,自己也希望能提供專業幫助學生,於是決然加入。

323當天晚上義務律師團在天成飯店旁的咖啡廳開會,突然得知學生攻進行政院後,我當下決定與其他20多名律師前往現場,當時聽到有學生被逮捕,為確認學生安全,並協助檢警偵訊而進入行政院內,我們與警方溝通要見被逮學生,但僵持了1個多小時才看到他們。

等待過程中,就算我是律師,也不能對外聯絡,也被限制不能自由離開,連女律師想上廁所都只能一次進去一位,難道,2位女律師就能手牽手推翻政府嗎?太好笑了。

當我看到被逮捕的學生,就知道他們被警察打過,但警方當時表示沒有逮捕,也沒限制人身自由,還可以「上廁所」不算限制人身自由,但限制離開難道沒限制人身自由嗎?直到隔天早上這些學生仍被留置。

在行政院內,我們先跟學生溝通並說明受訊問時該注意的事情,並與學生一起乾坐著。到了隔天凌晨零時許,我發現窗外警力集結,個個全副武裝,學生開始害怕,我也沒看過那麼大的場面,此時,聽到非常激烈的尖叫聲,於是與在場的律師到外面看看有無需要幫助。

一到外面,我親眼看的場景也是媒體沒報導過的,我看的是學生被2個警察架著,架出來後,就在靠近走道處被往外丟,有的頭撞倒地上、有的肩膀撞倒地上,個個都站不起來,警察還說不要擋路、不要再裝了,這還算好,還有警察拉著同學衣領,勒住脖子,連拖帶拉,甚至還有直接拖腳,幾乎每個學生都是頭破血流。

我們看到這麼慘忍的場景都嚇到了,於是請警察不要再拖了,也不要「丟」了,但警方根本不理我,最後演變到我們與警察搶人的局面,只要警方一拖人或丟人,我們就趕快接過來,避免學生受傷程度擴大,學生們不是頭破血流,就是眼睛淤清、四肢受傷,情況非常慘。

尤其是女生,我真的不忍心,都是一邊發抖、一邊大哭,連我問她們身體狀況,有沒有需要幫忙,她們都無法回答我,整個都恍神了,有學生說警察打人時,警察情緒更高漲,再繼續推擠拉扯,我因為穿律師袍,警察不敢怎麼樣,於是就抱著她們保護她們出去。

當學生被送出去,我看到的是學生都被打到受傷,還嚇傻了!有的小腿被打到骨折,有的腿軟,無法往前走,只要一停下來就被警察罵,被推擠,我們只好架著他們往外送,還有一位社會人士被抬出來時已無意識,2位男律師抬出來後,警方竟還對這位民眾說不要裝了,不要擋路,我們請警方找擔架,他們竟然沒準備,太離譜了。

後來,媒體記者都被趕出去後,尖叫聲也越來越可怕,警方則開始大喊「部隊前進」,隨後衝進來,受傷情況更嚴重,經與警方溝通勸學生回到立法院,當學生願意自己走出來時,因為腿發麻無法立刻前進,警察又拉扯,親眼發生我面前的是,警察1人夾1邊,另名警察直接踹,我只想到盡量拉過來,後來,其他律師來支援,我們就盡力就用律師袍保護他們,抱著他們,我們都是架著同學保護他們

當時有女同學問我:「我坐在那裏警察為何要打我?」我當時很無力,無法回她這個問題,也有學生跟我說:「媒體被趕出去後,警察就團團圍住,一直打、一直打,打到沒反抗時再拖出去。」我也親眼看到警察踹拉同學,所以很多學生受傷。

我後來抱著女同學出去後,警方就不讓我進去,就算我表明要幫學生陪訊,警方反嗆我妨害公務,就算同學大喊讓律師進去,警察還是不理,後來我知道也有位女律師被警察架出來,我真的不解警察為何有權架律師出來,有權不讓律師進去,甚至有一位男民眾大喊他太太懷孕,警察也不理。

為何我的律師袍有血,因為我是雙手抱著,護著學生,才會沾到血,情況就是這樣,因為他們無法走路,只有抱著、架著帶他們出去。我被擋在外面後,直到清晨5時許,我到(行政院)前門後,眼睜睜看到的是「人間煉獄」,學生肉身擋住灑水車而受傷,許多學生躺在地上昏迷,我大喊「醫生在哪?」很難想像我在「台灣的府院特區」, 彷彿就是戰地,到處都是受傷的同學。(張欽/整理報導)




受傷學生民眾控訴 政府不要再說謊


一位當時人就在行政院裡面的學生所看到的


[轉] 希望此時此刻的每一棍都能打醒你,從現在起,請你睜大眼睛並好好記住,在馬英九眼中,服貿協議所帶來的利益,遠比台灣人重要。


我看到掩識真相的政府,
我看到抹黑的政府,
我看到不公不義的政府。


2014-03-26 立委管碧玲質詢警政署





佔領行政院實錄:律師袍內看見的人性黑與白

作者:余宗鳴(執業律師,目前為太陽花學運義務律師團成員,政大法律系畢業。)

佔領行政院當天,我跟新聞中的羅婉婷律師,是同時進去的。羅律師所談到的畫面,我也幾乎都有參與到,新聞中沒提到羅律師的部分,是她甚至自願主動進到衝突現場深處,希望能夠透過緩和在場群眾的情緒,讓想出來、但不敢跟著警察走的民眾,能夠放心的離開,而好幾次,盾牌、棍子、拳腳就在她的身邊揮過。

我就個人的經驗補充一些。

一開始我們進去的時候,大概一團20個人,為了要跟警方溝通之後可能的陪訊,我們穿越人群,經過人群的時候,群眾不停地對我們謝謝、加油,但對我們來說,這群為了理念、願意冒著未知的風險、坐在這邊的群眾,我們一面感佩他們的勇氣跟決心,但一面又擔心要是這是個傷心的夜晚,能不能少掉幾滴眼淚、少留幾滴血、少幾道傷痕,那個當下的我們,只能跟群眾說著「請小心你們的身體安全,你們是國家的未來,謝謝大家,未來這塊土地還需要你們」,很慚愧地,這種平常聽起來都覺得缺少修飾、沒有創意的鼓勵話語,群眾給我們的回應卻是遠超過我們應該得到的。

在進到行政院的建築物內時,當中有一個被留置的學生,突然疑似癲癇發作,在我們亟力地要求跟詢問下,警方告訴我們可以攙扶他至天津街處,我跟另外一位夥伴就一面扛著他,一面跟警方確認那邊是否救護車可以進出,扛了幾百公尺,等確定看到他被醫護人員抬上救護車,我們就回到現場。

接著我們就到了羅律師所說,警方把人拖出去的最後那段路程,剛到的時候,我們就聽到指揮官說「除了蘇貞昌、蔡英文跟謝長廷三個人外,其他直接架離」,這麼明目張膽地指示要差別待遇執法?

接著我們看到更令人難過的畫面,就如同羅律師所說的,許多其實已經在自行走出的民眾,只是因為步履蹣跚、嘴中可能碎碎有詞,或是對警方破口大罵的,就會挨上幾棍、幾腳、幾盾;於是,我們盡可能地在現場跟警方搶人、戒護群眾走出場外,其實很多民眾不是不願意走出場外,他們只是不敢照警方的指示走,你怎麼能相信造成你身上傷口的那群人,會把你指向一個安全的地方?很多人看到了我們,確實更能安心、自在地走出場外。

有人質疑律師在妨礙公務?上面這樣,警察不用搬人、扛人、拖人,群眾也不會因為害怕,而有肢體或情緒上的反應,算什麼妨礙公務?如果我們沒有在現場這樣做,會有多少的群眾在那最後一程受傷?又會滋生多少事後的糾紛?

當然,現場還是有些比較願意試著和平處理的警察,其中一個現場高階指揮官,看到這種情形後,就跟我們說「律師,裡面有群躺在地上的,看你們是不是能去安撫他們看看」,我們雖然認為我們不適宜去「勸離」群眾,但考慮到可能有群眾會有身體狀況、有群眾可能因為身心狀況無法走出,或著是對警察感到極度的恐懼,羅律師、另外一位女律師跟我,決定到比較深入的地方去。

我們進去之後,除了表明身分外,也蹲著跟躺在現場的群眾說「今天你們從這邊站起來、走出去,不是背叛,不是放棄,只是為了繼續明天的堅持,這場仗還需要你們繼續打下去,我們會陪著你走完的!」,有部份的人站起來跟著我們出去了,但也有不少的人回了我「律師,謝謝,但我們還是要在躺在這邊。」。接著「警察不動、我們不動!」、「一起、不退!」的口號跟行動又開始了。

我很無奈,那個無奈是這些人明明知道可能會遭到怎樣的對待,卻還是有著堅持信念的勇氣,我想保護他們的身體不要受傷卻又感佩著他們的信念,於是我跟警察說「那我在這邊陪他們,等他們情緒比較緩和時,看能不能帶他們用走得出去,這樣大家都不會這麼累,也不會再有更多的傷害發生。」。

「不行,時間來不及,行政院要上班,給我搬!」,現場另外一個比較激動的指揮官這樣說,我不知道是我怎麼了還是,但如果有種可以不會讓人受傷、可以自行離去的方法,為什麼不能用呢?我應回去「有比較減少傷害的方法不用,這算什麼?」,有個警察回我「律師,你這是妨礙公務!」,我回「我在這邊這樣用一整晚,你說我妨礙公務?還是你希望你們用得一堆人受傷,事後被告才叫協助公務?」。但我這樣子說也改變不了其他從我身後開始衝出去搬人的警察。

搬到最後,剩下一個瘦小的女生,我跟她說「妳已經堅持到最後了,就跟著我們走出去,這不是放棄,妳可以驕傲地走出去,明天我們還可以繼續一起奮戰,剩下的路我們會陪著大家一起走完。」,「律師,謝謝你,我希望被抬出去。」,我又無奈了,多了點眼淚在眼眶中,「拜託,剩下她一個,你們這邊幾十個人,可不可以好好抬、不要讓她身體拖到地上?」,我跟警方用近乎哀求的語氣,只希望她可以盡可能無損傷地出去,「好。」,聽到警方的答覆,我稍微轉頭看還有沒有其他人時,我一回頭,那女生膝蓋以下全部在地上拖行了幾公尺。「這是拖不是抬,你們懂不懂中文、守不守承諾呀!?」,我氣了,警察這時才把她的腳抬高。

我們看到的尚且如此,我們不敢想像要是我們不在那邊,情形會是怎樣,更不願意想像我們根本看不到的另外一邊。

但我要說警察很邪惡嗎?不,我要說的是人性中的黑與白,就像律師袍的顏色。

我們律師休息的地方,是警察餐廰,裡面的警察除了疲累之外,更多的是看著電視上的新聞直播畫面,一臉茫然,彷彿還在尋找著自己跟自己的夥伴為什麼會動這些手的理由,有警察跟我說「律師,我們很累,而且同伴也有受傷,我也不想這樣。」,有的說「謝謝你們,讓我可以心中好過一些,我只是想做好我的工作。」,還有非常多的人,跟我說「我也知道,這些學生本來都不用這樣子的。」。

盡忠職守、同仇敵愾、對理想堅持等等,這都是人性正面,你我都一樣,但是是誰有能力卻不願解決,讓疲累、不堪、失望、無奈等等的,去消耗了那些人性正面,玩弄著人性,讓前一天還跟警察說著謝謝、辛苦了的人,隔天就被打成全身是傷、流著血?是誰算計了人性,不願釋出誠意?

看著噴水車的畫面,我想著,還好我們抬的那幾個疑似癲癇的,羅律師想找到的那個孕婦,是在我們這邊,而非噴水車的那邊,但噴水車的命令下達時,誰又知道被噴的人會是誰?我一想到要是那個孕婦是在噴水車那邊時,該怎麼辦?我們或警方,誰在噴水時又能夠確定沒有?

天已亮,隨著被留在現場的紛紛被帶到不同的警察局、保安大隊作筆錄,等待整晚的其餘義務律師們紛紛出動,從前一天晚上知道行政院的事件,九點就開始商討對策一直到早上六、七點都還支撐著的律師們,有的在交接,有的還在問哪邊還需要人,我們沒有漏掉一個學生、孩子,讓他們單獨地受詢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arcie0516

marcie05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