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318到現在,我一直處在焦慮的狀態,尤其是319醒來、上網看直播、看了二波警察打算衝進議場,我簡直要停住呼吸了。

322, 323 江和馬講了一堆冠冕堂皇但完全不跟學生提議有任何交集的話,簡單來說,他們就是不正面回應學生的要求。
學生很有禮貌,沒有像一些不客氣又無知的名嘴一樣立刻開嗆。

323晚上,突然說,部份人士攻進並佔領行政院。
今天若不是江和馬二人只打高空、不回應訴求,群眾並不會被這麼無禮的挑釁激怒。
我不贊成攻佔行政院,立法院畢竟是『民意機關」,但行政院並不是。

接下來,就是很清楚的324粗暴鎮壓。
我看到並不是剪接的新聞片段,而是活著的實況轉播:警察要求清場、聽到要求媒體記者離開,然後就看到警察發動攻擊。

今天在你警察的面前,是拿著武器的歹徒嗎?是要跟你同歸於盡的敵人嗎?
不是。
是手無寸鐵的公民,頂多只能算是防礙交通的公民。
請問你為什麼要拿出實木警棍和盾牌砸或戳他們?

他們流血了。
這是一場十足的血腥鎮壓,在一個曾經號稱『民主聖地』的台灣。

我並不認同攻佔行政院的行為,但絕對不代我同意血腥鎮壓。
驅離的方法很多,你們選擇了非常血腥的一種,對象是手無寸鐵的百姓。


但是,很慚愧的,我現在真的感謝你們。
是的,攻占政院的你們、受傷的你們。


因為我曾經說過,其實馬會將台灣送給支那,他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無知無能無趣;
他雖然書念的不好(加重計分讓他進好的學校。否則以他這種資質,能念得到第五志願應該就要偷笑了),但是工於心計,記恨了絕對不會忘記報仇。沒有肚量沒有能力的人,又冷血無情,根本不可能好好領導台灣的方向。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

只是還是有人為它解脫。說是全球經濟的影響、說他只是太累太愚昧、說他是被拖累、說他其實善良....


我很清楚,有些人是要親眼看到他的殘暴,才會刻骨銘心的瞭解到他是怎麼樣的一個惡人。
但那是需要有人受傷才有的結果。我多麼不希望這件事會發生。

直到
324血腥鎮壓行政院,才有人覺醒 (當然還是有不願面對現實的人),至少會有人開始了解,他不是什麼無知無能無趣的人而已。他終於忍不住露出了尾巴。

如果沒有轉攻政院就不會有冷血無情的鎮壓;如果沒有鎮壓,有些人還不會清醒。

能把江與馬的無情冷血突顯出來,我對324的群眾致上敬意。

很多人不知道,他現在所能行使的自由,是前人用鮮血生命自由換來的。
我說的是鄭南榕、是野百合。




以下為近日文章摘要。

1. [轉] 希望此時此刻的每一棍都能打醒你,從現在起,請你睜大眼睛並好好記住,在馬英九眼中,服貿協議所帶來的利益,遠比台灣人重要

2. 3/18深夜 ~ 3/19早晨服貿立法院公民運動第一線經歷
一片混亂當中還有人偷打警察,結果偷打警察的人也立馬被旁邊的人打! 「打什麼警察阿!人民是警察的保母!」
每次發生推擠的時候,我都很想哭,很生氣,氣為什麼同樣都是老百姓,卻要站在陣線的兩邊。
可以的話,民眾也想在這個時間躲在棉被裡面睡覺,而不是衝到這個地方,用盡全力的跟本來應該是保護自己的警察對峙跟衝撞。
可以的話,警察也想躲在家裡面睡覺,陪伴老婆跟孩子,而不是在死命的去把正在行使公民義務的學生拉出來,但又害怕傷害到任何人,而且如果被打還不能還手。
真正該為這些事情負責的人,卻躲在棉被裡面睡覺,睡得很開心。
但為什麼民眾還是要站出去?因為如果我們不站出去,那些人永遠都可以作他們想做的事情且不用付出任何代價



3. 要簽ECFA時講的那麼多話,實現了嗎?
沒實現,為什麼還有臉要簽服貿?


4. 僵持一夜 警民互道:辛苦了
每每在社會運動中,上位者躲事不出面回應民眾訴求,最終還是苦了基層人員以及虛耗全國納稅人所共築的國家稅基。台灣人彼此的信任和溫暖,則是支撐這場仗最堅實的後盾。


5. 這些學生,比很多人更成熟
「如果我今天不努力去做,將來我真的還來得及為「台灣」這塊土地做些什麼嗎?」
我從來都無法自我感覺良好,我一直很害怕,怕我每一次的退縮怠惰,都將失去,都將後悔。
有很多事,你不站上去,你不親身去做,你永遠都不會懂。政府會欺騙你,媒體會誤導你,課本會隱瞞你,老師也不一定有能力說明。或許我懂得永遠不夠多,但我就一步一步地去學習。


6. [問卦] 理工教授在幹啥?
「或許你們會覺得今天的自由民主是理所當然的,但在我當學生的時代,這是得來不易的。當今天這些受到威脅時,我們就該站起來對抗。」
「24年前學運的時候,教授只問我們一個問題:為什麼你還在這裡?」


7. 「立法院的權力來自人民,以民為本是立法院最高行為原則。」
當立法院偏離民意的時候,人民來實踐只是剛好而已。


8. 支持或反對服貿前,你一定要搞懂的經濟概念


創作者介紹

Marcie0516

marcie051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